首页 频道 > 产经 > 正文

第二批全国药品集采中选药品陆续挂网

近期第二批全国药品集采中选药品陆续挂网,如上海、云南、青海、辽宁等地陆续公布中选药品挂网情况。其中,上海要求在3月10日前,按要求规范填写并上报所有上海地区中选供应药品信息(包括已在上海挂网销售的药品),执行时间另行通知。

今年1月17日,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在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开展竞标,共有32个品种顺利完成集中采购,覆盖糖尿病、高血压、抗肿瘤和罕见病等治疗领域,平均药品降价幅度达到53%。

有医药投行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前市场预计中选药品大约在4月份启用新价格,因为疫情影响各地挂网速度略有滞后,正式执行集采结果和配套政策出台还需要一定时间,因为第二批集中采购药品中有很多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药物,因此这次药品价格下降后的患者影响面会更广。

虽然药品价格下降会影响企业利润,但因为集中采购和药品改革将在未来呈现常态化趋势,随着采购品种范围进一步扩大,企业的出路要么控制成本,要么研发新药。“躺在几款药上挣钱的日子结束了。”该投行人士表示。

集中采购使得药品价格降低了,但也节约了企业的销售与流通费用,以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为前提的集中采购,会促使企业回归成本和质量竞争,正式实现量价挂钩。拥有规模与成本优势的企业,在集中采购的竞争中,要强于重营销与渠道的企业。

上海证券研报指出,从长期来看,药品和耗材的带量采购将持续驱动医保基金的腾笼换鸟,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具有规模成本效应以及技术优势的仿制药和医用耗材龙头企业能够在市场快速集中的过程中生存下去,甚至有望获得更多份额,另一方面政策将倒逼具备研发能力的企业做出创新转型,推动国内创新药械产业链的发展,医药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可能持续分化。

药品集中采购的顺利实施和各地区平稳推行,也为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提供了丰富的经验,自2019年5月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后,高值耗材领域的改革力度被大大加快,山东、安徽等省市已经启动高值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试点。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医疗器械分会秘书长陈红彦对记者表示,与药品的规格标准较为统一不同,医疗器械和医用耗材的分类较为复杂,各地区有一些标准和规格的差异,因此医用耗材集采尚未像药品一样实行国家采购。国家医保局在2019年完成了医保医用耗材的编码标准制定工作,为医用耗材国家集中采购打下了基础。

陈红彦说:“不管是药品还是医疗器械公司,未来参与集中采购和产品价格挤水分都是必然的趋势,中标企业的渠道与营销团队也会大幅下降,未来销售交给国家集中采购平台,企业集中精力搞生产和研发,实力更强、规模效益更好的企业,才能获得更大的集中采购市场份额。”